关闭

提示

首页 > 农药 > 正文

阿维菌素二十年风雨路

信息发布者:张泽丰
2017-09-19 20:10:51

被行业人士称赞“青春永驻”的阿维菌素,目前已是全球用量最大、使用技术最成熟的农药品类之一。截止至2017年7月底,国内阿维菌素相关的登记证已超2500个,涉及的企业也超1000家,这两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经历了二十多年的跌宕起伏,为何阿维菌素还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依然被更多企业所青睐、甚至给予厚望?

  根据最近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7月共有353项制剂加原药产品获得登记,其中,阿维菌素的新获登记数量仅次于“如日中天”的吡唑醚菌酯。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截止至2017年7月底,国内阿维菌素相关的登记证已超2500个,涉及的企业也超1000家。其中原药生产企业29家,其余均为阿维菌素的制剂生产企业。

  

二十多年跌宕起伏,阿维菌素为何还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

  据行业人士估算,目前国内阿维菌素年产能在2000-3000吨之间,与2007年相比增加了500-1500吨左右,原药生产企业增加6家,制剂加工企业增加了上千家,10年时间变化巨大!

  环保紧逼 产能下降 价格高涨

  今年以来,在国家对环保层层加压下,农药制剂及原药生产企业大范围停工限产,在此影响下,内蒙古、宁夏、河北等阿维菌素生产企业产能不断降低,而以此带来的,便是原药价格的猛增,甚至出现“千金难求”原药的局面。

  中农立华原药事业部8月20日统计数据显示,阿维菌素精粉报价53万元/吨,同比增长32.5%;阿维菌素原药则为33万元/吨,同比增长3.13%。而以阿维菌素原药为原材料的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原药现货紧张,出口订单增多,价格猛涨至87万元/吨,同比增加50%,目前厂家只能供应交前期订单,难以再接新单,短期内无法缓解。

  实际上,在环保限产的同时,阿维菌素制剂在终端的需求量却没有下降,相比往年销售量猛增。

  “阿维菌素制剂90%的销售增长量与钻心虫的爆发有关。”广东真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桂艳男指出,今年水稻钻心虫在全国范围内普遍发生,尤其是在江西、湖南、湖北、重庆、安徽等地连续爆发。据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统计,当前二化螟发生面积已达5952万亩,虫害灾情防控压力空前。

  阿维菌素上游原药价格猛涨、产能不足与市场终端需求旺盛等原因,令其再度成为行业关注的热点话题。

  目前,阿维菌素原药价格上涨还暂未引起终端制剂价格大幅波动。有报价显示,1.8%的阿维菌素制剂为2.2-3.0万/吨、3.2%含量的为3.5-4.0万/吨,而5.0%含量的为5.5-6.0万/吨,相比同期变化不大。对此,广西田园生化股份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臧延琴认为,由于阿维菌素的市场比较成熟,原药价格的上涨对终端制剂的价格影响不大,制剂企业承担了大部分价格波动的影响,渠道商的利润在不断被压缩。

  

二十多年跌宕起伏,阿维菌素为何还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

  

二十多年跌宕起伏,阿维菌素为何还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

  从贵族农药到平民使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实际上,阿维菌素并非今年才成为热门。自1991年第一款由美国默克公司生产的阿维菌素(商品名称为害极灭)在我国获得临时登记后,其发展至今,已经有26年时间了。

  河北威远生化农药有限公司市场部总监刘新兆将阿维菌素的发展历程形象的划分为三个阶段:贵族阶段(1991-2007年)、平民阶段(2007-2015年)和融合阶段(2015年至今)。

  在阿维菌素刚刚进入中国的6年内,其以突出的防治效果,被广泛应用于多种作物上。由于生产企业较少,其原药价格一度达到2万元/公斤,被花卉等高端经济作物的种植者当做“贵族药”使用。而农药制剂企业也仅仅把它当做具有画龙点睛的“味精”,少量的添加到一些其他杀虫药中,以提高害虫防控效果。

  直到2007年,本应作为废液进行除杂处理的阿维菌素精粉副产物油膏,被许多生产企业作为原药,用来调配乳油制剂。油膏的广泛应用大量缩减了生产成本,使得阿维菌素原药由1994年的2万元/公斤降到2012年的不足500元/公斤,将这一贵族产品拉下神坛,成为农民用得起的、效果突出、家喻户晓的生物农药,阿维菌素正式进入“平民阶段”。

  然而,油膏的应用在行业内却备受争论。有行业人士指出,直接将油膏作为原药生产,违反了《标准化法实施条例》,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产品,其对环境的危害没有相关数据作为支撑,但影响肯定是有的,所以必须予以禁止生产、销售和进口行为。

  最终,出于对环境的保护,油膏被禁用了。制剂企业不再使用油膏加工制剂产品,而全部使用精粉,导致市场对阿维菌素精粉需求不断增加,价格大涨。与此同时,随着高毒农药禁用,以及阿维菌素使用方法与应用对象的不断扩展,大田作物市场成为其销售的重点,尤其是针对二化螟、稻纵卷叶螟等水稻害虫的防治方面,阿维菌素均取得了不错的销量。甚至有行业人士回忆,当时的南方水稻耕作区的零售店中,几乎每家都有不下10种阿维菌素产品。

  可与100多种成分复配 复配登记达900多个

  2015年后,随着跨国企业对新成分的开发并推广,阿维菌素的地位一度变得非常尴尬。据了解,阿维菌素、甲维盐的优势是防治水稻稻纵卷叶螟和二化螟,而在这个领域,跨国公司投放的专利产品逐渐抢占了其固有优势,如杜邦的康宽、拜耳的稻腾、先正达的福戈等,极大地压缩了国内阿维菌素制剂企业的生存空间。

  但纵使新化合物怎样冲击阿维菌素市场,至今仍无任何成分可以完全替代阿维菌素的重要地位。随着阿维菌素生产工艺的革新,新的潜能被不断发掘,充分展现了其顽强的生命力和变幻莫测的可能性。

  “混配给阿维菌素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广东辉隆中联农业服务有限公司惠河分公司经理洪永奇指出,在珠三角蔬菜地区,以前阿维菌素主要用于防治瓜绢螟、甜菜夜蛾等。然而,随着使用量和使用次数的增加,阿维菌素在这些害虫上普遍出现抗药性,导致其对特定害虫的防效降低。所以,如今的农资销售人员多会建议农户将阿维菌素与其他成分混配使用,如同“万金油”一般达到增强防效的作用。

  除了混配以外,在生产端,越来越多的企业致力于研发阿维菌素的复配产品。由于优异的包容性,阿维菌素可与100多种杀虫、杀螨剂进行复配生产。统计显示,截止2017年6月1日阿维单剂登记748个,复配登记则达到917个。其中,复配登记产品最多的依次是高效氯氰菊酯、吡虫琳、毒死蜱、哒螨灵、辛硫磷、杀虫单、Bt、敌敌畏等。

  与此同时,阿维菌素的防治对象范围也在不断扩展。济南中科绿色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市场部销售总监张坚指出,线虫和红蜘蛛已经成为各大作物的头号病虫害,在这类病虫害防治方面,吡虫啉几乎难以起到防控作用,阿维菌素的优势则非常突出。同时,阿维菌素在杀螨杀菌杀虫均能起到防效,“作为一款安全环保的生物农药,超高的性价比没有哪个成分可以代替。”

  对此,威远生化市场部总监刘新兆大胆推测,在今后的5年内,阿维菌素依然是杀虫、杀螨的主要复配成分之一。尤其在与螺螨酯、乙螨唑等新型杀螨剂的复配上,阿维菌素是目前市场的主流配方,“5年之后,阿维菌素与氯虫类杀虫剂的复配或将成为行业关注的重点。”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鼎诺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和林则认为,阿维菌素能够保持大规模的使用也与种植者多年来的用药习惯养成有关。尤其是在2008年左右,高毒农药禁用后,阿维菌素成为水稻等大田作物的主流产品,种植者对阿维菌素的熟悉程度无可替代,即便虫害的抗药性增大,但仍受到种植者青睐。

  

二十多年跌宕起伏,阿维菌素为何还有如此强劲的生命力?

  抗性严重 横向发展成为关键

  虽然阿维菌素目前业绩辉煌、风头正劲,但其市场前景也面临着很多变数和挑战。抗性、复配成本增加、市场格局固化与跨国公司专利产品的冲击等仍是不

  少企业面临的问题,因而只有在阿维菌素上扩展应用与范围、改进使用技术、提供创新服务等才能打破现有局面,找到未来市场的增长点。

  在谈及如何解决现有的问题时,桂林集琦生化有限公司董事长郭正认为,第一要素是重视产品的质量,在登记泛滥的情况下,打造精品是必要的发展路线。郭正指出,许多企业虽然拥有阿维菌素登记产品,但却忽略其作用机理与生产工艺,造成产品质量不达标或指导用量不规范,导致抗性问题频发,严重降低了阿维菌素的生命力。

  其次,继续深挖阿维菌素更多潜能,横向发展将是突破阿维菌素困境的重要手段。对此,威远生化市场部总监刘新兆建议,生产企业应继续扩大阿维菌素防控对象,如水稻福寿螺、蔬菜线虫等;同时,扩展其使用方式,如开发种子处理技术等;以及对阿维菌素衍生物的开发和利用,如兴柏和威远等公司对阿维B2的深入开发等。

  另外,要从终端种植者角度出发,一款产品必须要有稳定的药效,才能具备市场价值,进而在销售价格、技术服务等营销手段上下功夫。以桂林集琦的虫螨克产品为例,自1996年研发推广后,便注重产品稳定性能,现今随着其“一喷三省”技术服务全面推广,产品在迅速在销售市场中被“引爆”,销售量剧增。

  农药人的骄傲,与你有关吗?

  阿维菌素是中国农药工业成功的典型产品,自诞生以来,就备受企业关注,其市场前景被行业人士看好。然而它有如今的辉煌,都是一代农药工业匠人一点一滴创造出来的,凝结了不少的心血与感情!

  广西田园市场部总监臧延琴:在2005年以前,阿维菌素主要用来防治红蜘蛛、夜蛾,原药价格高,用量少,市场化也不足。2006年发现对水稻卷叶虫高效,伴随原药行情的下降,在水稻的应用推广成功,销售量开始提升;2009年时,阿维菌素的销售走入辉煌时期,农药行业生机勃勃,作为中国的农药企业能够把这么一个品种做好,为中国企业感到骄傲。

  威远生化市场部总监刘新兆:十年前,蓝锐创造了国内首个阿维菌素亿元大单品。十年间,阿维菌素经历过辉煌和暗淡。十年后,威远生化不忘初心,努力再造下一个阿维亿元大单品!

  桂林集琦董事长郭正:九十年代初在中国农业大学,参与阿维菌素的重大课题公关,并率先登记出中国首个阿维菌素农药和兽药制剂。尔后以工匠精神研究出桂林集琦虫螨克,深受老百姓喜爱二十多年市场经久不衰,成为生物农药的代表产品。可以说自己是伴随着阿维菌素一路走过来。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由农村链(易村客)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农村链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农村链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